众彩网

安信信托重组或接近尾声,有自然人投资者收到兑付

安信信托重组进程加速,新一届董事会候选人已浮出水面。

从最新公告来看,安信信托新的董事会候选人员主要来自上海电气、信保基金等重组方。近日,安信信托14.55亿股股份因为多次流拍,被信保基金通过司法处置方式接盘,后者暂时成为第一大股东。

不过按照重组方案,定增完成后上海砥安将成为安信信托控股股东,目前定增方案还需要证监会核准。近期在上海银保监局要求下,安信信托原控股股东国之杰已经开始陆续转让所持股份,上海砥安和中国银行率先接盘。

目前,安信信托原实控人高天国女儿、公司董事高超仍处于失联状态。有自然人投资者向记者透露,随着部分信托项目资金催收收回,其所持项目投资人已于9月6日收到第一笔兑付资金,但是否与此前签署的受益权转让合同有关还不确定。

信保基金暂成第一大股东

安信信托近期公告不断,9月9日发布的权益变动公告显示,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信保基金公司”)代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下称“信保基金”)通过司法处置方式获得公司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之杰”)所持公司14.55亿股股份(占总股本26.60%)。

这也意味着,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股份比例由35.07%进一步降至8.46%,不再是后者控股股东。信保基金公司则因此直接持有安信信托26.60%股份,暂时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这已经是半个月内安信信托第二次发布权益变动公告。8月31日,安信信托公告称,国之杰将分别向上海砥安、中国银行转让所持安信信托5.77亿股、2.73亿股股份,合计转让比例约为总股本的15.54%,国之杰持股比例自此由50.61%降至35.07%。

当时股权转让的背景是,因公司和国之杰违反了《银行法》《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等多项规定,国之杰被上海银保监局责令自收到《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之日起1个月内转让持有的安信信托全部股权,同时限制国之杰参与安信信托经营管理的相关权利。

尽管信保基金暂时处于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但自去年7月安信信托公布重组方案时起,其控股股东就已经“锁定”。这份筹划多时的重组方案显示,安信信托拟通过向上海砥安非公开发行股票(43.75亿股,定价2.06元/股)的方式募集资金不超过90.13亿元,上海砥安也将因此取代国之杰成为安信信托控股股东,后者将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其中,上海砥安由上海电气、上海机场等多家上海国企和信保基金等机构联合发起设立。但截至目前,这份定增方案仅通过了上海银保监局的批复,还需证监会进一步核准。

从两次股权转让接盘方来看,除上海砥安外,中国银行、信保基金此前也均已经参与到安信信托重组当中,二者均为安信信托的主要债权人,且与安信信托签署了债务和解协议,涉及金额分别为32.77亿元、56.5亿元。

这也是此次股权变动的根本原因——以股抵债。自2019年起,因安信信托风险化解需要,信保基金陆续向安信信托提供了流动性支持借款,前述14.55亿股股份即作为增信措施之一由国之杰质押给信保基金公司(代信保基金作为质权人)。

在安信信托逾期未能偿还借款后,信保基金公司向上海金融法院申请执行相应股份,上海金融法院分别于2022年2月18日、2022年3月18日和2022年8月19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对上述质押股份公开进行司法处置,均因无竞买人出价而处置失败,即质押物未能通过司法拍卖取得货币资金,最终经信保基金公司申请,法院裁定以上市公司股份抵偿债务约42.63亿元。

新董事候选人浮出水面

在公告股权变动前一日,安信信托披露了两份会议决议,揭开了新一届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的面纱,被视为重组接近尾声的重要信号。

从安信信托第八届董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第八届监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决议结果来看,第九届董事会与监事会候选人主要来自上海电气、信保基金等重组方(新股东方)。若9月23日股东大会选举通过,安信信托董监高将实现“大换血”。

具体来看,董事会同意提名秦怿、钱晓强、屠旋旋、王他竽、唐波、姜明生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提名吴大器、郭永清、徐新林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表决结果均全票通过。

其中,秦怿现任上海电气金融集团常务副总裁、上海电气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钱晓强现任信保基金公司首席投资官,兼任资产收购办公室主任、风险处置办公室主任;屠旋旋曾任上海国盛(集团)有限公司资产管理中心副主任,上海国盛集团资产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党委委员、副总裁,上海市国资委产权处副处长(挂职),现在海通证券等多家公司担任董事;王他竽现任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投资总监、投资管理一部总经理,上海国际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唐波现任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姜明生曾任职于招商银行、浦发银行等,现在上海新黄浦实业集团担任独立董事。

获得提名的第九届监事会监事候选人为徐立军、胡敏,其中徐立军现任信保基金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此前曾任职于中国银监会;胡敏现担任上海电气金融集团副总裁、财务总监,上海电气香港有限公司、上海电气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财务总监。

公开资料显示,安信信托现有两名董事均来自国之杰,其中董事长邵明安(1960年5月出生)此前曾任职于建设银行辽宁本溪分行、国之杰、上海银晨智能识别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银晨”)等,其中上海银晨系国之杰与四川信托共同持股公司;副董事长高超(1980年10月出生),曾任职于国之杰,目前处于失联状态。

重组接近尾声?有自然人已收到兑付

自2020年3月因部分信托项目未能按期兑付启动重组至今,安信信托的风险化解工作持续推进,其中包括与债权人达成债务和解并通过出售资产回笼资金,也包括保底承诺函与持有人达成和解,其中保底函事件一度导致公司年报多次被出具非标准意见,成为定增获得监管核准的一大障碍。

直到去年,安信信托年报重获审计机构出具的标准意见,前提是与大部分保底承诺函持有人达成和解。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公司已消除保底承诺732.69亿元,尚余保底承诺20.07亿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多项风险处置工作的推进都与定增成功发行挂钩,包括与债权人签订的债务和解协议,以及对自然人投资者的“打折兑付”。

去年12月,安信信托曾宣布由上海砥安旗下的上海维安接受自然人投资者的信托受益权转让,按照不同本金规模进行50%到90%不等的“打折”兑付,最终签约人数占比超过90%。但最终兑付以定增完成为前提,据投资人此前向记者透露,兑付日期为定增获批后1个月。

不过近日有投资人向记者反馈,其所持安信信托某项目资金已于9月6日部分到款,理财经理对其表示系项目催收已经部分收回,据此进行分配。从分配比例来看,分配比例占收回资金比例为90%左右。

不过记者注意到,该项目属于前期上海银保监局公开的安信信托31个违规项目之一,且该投资人表示打款人为安信信托账户,并非与其签订受益权转让合同的上海维安,因此具体兑付性质尚不确定。

从此前安信信托披露的受益权转让规则来看,合同的签订并未对违规项目进行单独区分。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亓宁

关键字

安信信托上海高天国董事会

相关阅读 董事失联、股权被责令转让,安信信托风险处置“插曲”多

上海砥安和中国银行率先接盘。

09-01 18:54 达达集团创始人蒯佳祺辞职,徐雷、许冉退出董事会

达达集团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已确认蒯佳祺荣休并辞任首席执行官和公司董事会主席,自2022年8月31日起生效。

08-23 08:16 自然人起诉安信信托情况曝光,24案在审涉及金额过亿

对利润影响尚不确定

07-26 19:16 上海疫情发布会:新增社会面1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松江区九亭镇两处列为高风险区

07-16 17:53 上海昨日新增本土5+42

07-14 07:42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

posted @ 22-09-29 11:56 作者:admin 点击量:
众彩网平台,众彩网官网,众彩网网址,众彩网下载,众彩网app,众彩网开户,众彩网投注,众彩网购彩,众彩网注册,众彩网登录,众彩网邀请码,众彩网技巧,众彩网手机版,众彩网靠谱吗,众彩网走势图,众彩网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众彩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